居悦传媒

监管缺位暴露:厂家掌控送检频次样品

2012-03-26 15:52:10
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

打印评论

“毒地板”游离监管

第三方监管的缺位,造成了地板生产厂一方面是生产者,另一方面又是质量的主要监督者的局面。这种商家既是参与者亦是裁判的行业现状,使“甲醛”事实上游离于监管之外。

在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(000002.SZ,下称万科)3月13日举行的2011年度财报发布会上,总裁郁亮表示,希望政府能够出台装修房统一标准,便于业内执行,在国家标准出台之前,万科会先制定自己的标准。

郁亮此说,源于万科“毒地板”风波。2月16日,一位自称为国内某建材专业杂志副主编、名为李晓燕的网友在网易论坛发帖称,万科近年来在十多个城市的上万套全装修房项目中,大量使用了甲醛严重超标、劣质的安信品牌地板。安信地板(微博)由安信伟光(上海)木材有限公司和苏州安信伟光木材有限公司两家企业(下称安信)出品。

为了回应舆论质疑,安信启动了全国多个省市,共197份样品的抽样调查。3月1日,广东省建材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,佛山新城湾畔7号楼所送检的安信实木复合地板甲醛超标,甲醛释放量为1.9毫克/升,而国家标准限量为1.5毫克/升。

甲醛作为一种无色的刺激性气体,被世界卫生组织(WHO)确定为致癌和致畸物质,会对人体呼吸系统产生刺激,影响肺、肝及免疫系统功能。

万科与安信致歉,并表示共同承担责任,为小区居民提供三种善后选择方案:更换同品牌地板;更换不同品牌地板;不更换地板但每平方米赔偿200元。

3月19日,安信合约管理部总经理胡娅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部分地产商们一度暂停采购该企业产品,但目前已陆续恢复进货,其中包括万科。

历时一个月后,“毒地板”风波实际已渐离公众视线,然而安信供给万科佛山项目的产品,甲醛释放量为何超标,安信出厂自检数据,为何与国家机构检测数据差异较大,目前仍无结论。

在拥有3000多家企业的木地板行业,大型企业质量控制远胜小型企业,早成共识。大企业安信的地板发生超标事件,一些“贴牌”甚至“无牌”地板的质量又如何?

中国林产工业协会胶黏剂与表面加工专业委员会一位专家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标准空白、监管不到位是地板业鱼龙混杂的根本原因。

目前,木质地板的质量管控几乎完全由企业承担,地板成品的检验检测,亦属企业行为,对不合格板材的查处和责成均不力,最终将消费者推入甲醛超标的高风险之下。

“毒地板”何来

此次披露的安信“毒地板”,是柚木实木复合地板(生产批号:19350006)。这种地板主要由表层和基材粘合而成,其表层用材为柚木,而占地板体积九成左右的基材,为售价较低的柳桉木、杨木等。实木复合地板的基材有两种:一种是由整块木料切割而成,另一种则由多层木料通过胶黏剂粘贴后压制成型。安信地板为后者。

对于安信地板甲醛超标原因,3月2日安信董事长卢伟光在新闻发布会上分析,“佛山小区的地板采用的是双贴工艺,而公司的传统一直是单贴工艺。工人在加温和压力上还没有调整到位,在不合适的温度下,使得甲醛超标。”

安信所指的“工艺”是实木复合地板必不可少的热压工艺,该工艺的目的在于通过加温加压,令板材间的胶黏剂固化,使地板胶粘成型。

国家人造板与木竹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(下称国家质检中心)的一位工作人员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热压工艺确是影响木地板甲醛含量的因素之一。但实木复合地板甲醛超标,主要影响因素是胶黏剂。

“在胶固化的过程中,(热压工艺)如果温度高一点,时间长一些,复合板内的游离甲醛出来的就多,残留的就少;如果温度低,压合的时间又短,板内残留的甲醛就会多一些,后期使用过程中散发的相应也增多。” 一位化学研究员向《财经》记者介绍,“通过工艺有助于复合地板内甲醛含量的控制,如延长热压时间等。但这种方法会降低生产效率。”

甲醛的含量亦与用胶量成正比。安信所称的“双贴”工艺,即除面板、基材之外,多加了一层1.2毫米厚的背板。

如果胶黏剂本身甲醛含量低,即使热压工艺不到位,也不会导致超标,“因为胶生产完成后,所含有的游离甲醛是一定的。”上述化学研究员说,因此,问题应该出在该地板使用的胶黏剂甲醛含量上。[page]

减醛成本账

除一些特殊木材外,木制品本身并不含甲醛。木地板或木制家具,之所以会释放甲醛,主要就是其使用的含甲醛胶黏剂所致。

木材的分子结构决定了两块木板的拼接必须通过胶粘完成。目前,国内用于木制品生产的胶黏剂,主要是“三醛胶”,即脲醛胶、酚醛胶、三聚氰胺-甲醛胶,其中使用最为广泛的是脲醛胶。这种胶的制作方法最简单,在甲醛溶液中加入尿素,二者反应所得的聚合物,即为脲醛胶。

木地板制造商张雨(化名)透露,因为脲醛胶制作简单,早期很多企业都是自行制作,工厂散发的味道非常刺鼻,而板材热压工艺又加速了胶中甲醛的释放。

虽然市场上有“无醛”的生物类有机胶和石化制品MDI胶,也有经改良的低醛胶黏剂,但据国家林业局工业规划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喻乐飞在2010年召开的“中国板式家具可持续发展尖峰论坛”上透露,国内个人造板行业的用胶量,三醛胶占到了80%-90%。

背后原因是生物类有机胶黏剂的技术瓶颈明显。代理生物胶黏剂的何宸林坦言,“无醛胶15分钟内就固化了,而且不能再粘化粘接,只能用于小批量生产,涂三五张就去压,生产效率太低。”

另外,有机胶的价格也远高于三醛胶。后者售价多在2000元-3000元/吨,前者则要达到9000元-12000元/吨。“一些大企业会用比较好的胶,小企业靠价格在市场上竞争,有些产品质量很差。”张雨介绍。

正是因为上述限制,尽管各类实验室无醛胶研究成果层出不穷,却始终未能被推广。

木制品根据甲醛释放量分为E2、E1、E0三个等级,具体释放量分别为5毫克/升、1.5毫克/升、0.5毫克/升。其中E0级甲醛释放量与啤酒相似,E1级可直接用于室内,E2级则必须经过处理才能用于室内。很多化工厂提供的号称甲醛释放量较小的E1级甚至E0级的改良低醛胶,用于生产木制品后,常常达不到E1级,其关键在于胶水的用量和人造地板使用的基材质量。

何宸林认为,市场销售的改良低醛胶,很多时候是牺牲了胶水的强度来达到减醛目的,“胶水的强度差了,要涂的自然就多了”。

其中的矛盾是,“要有强度,就要部分放弃甲醛释放量;要降低甲醛释放量,就得部分放弃强度。”木地板制造商张雨指出,木地板生产过程中,使用胶黏剂的质量和数量,实际上就是在这二者之间进行选择。

除了基材的甲醛释放量,地板生产企业还要保证其防水性等指标亦在检测范围内。如果生产基材所用的材料木质较为疏松,则会吸收更多胶水;经过水泡出现质量下降等情况,大量加入胶水就可弥补这些缺陷。这在行业里是“公开的秘密”。

而在基材方面,“尽管室内用木地板甲醛释放量必须达到E1级,但E2级的基材却同样也可以合法售卖,所以小厂也能拿来做(地板)。”张雨说。

国家林业局林产工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张忠涛向《财经》记者进一步介绍,目前,国内对地板生产用胶可供遵循的仅有三醛胶的行业标准,但是,该标准仅对原料胶起到规范。在地板生产厂家生产之前,还需经过勾兑,勾兑过程亦会对胶的甲醛含量起到很大影响。

可见,木地板甲醛含量控制是一个系统工程,从胶黏剂的勾兑到热压工艺,再到板材的后处理,均会影响到甲醛释放量。《财经》记者调查发现,从胶黏剂的选用到工艺的实施,目前国内既无标准,也无规范,质量管控完全由企业承担。

监管难脱责

对于木地板甲醛释放量有强制规范的是《室内装饰装修材料——人造板及其制品中甲醛释放限量》(GB18580-2001)(下称板材甲醛标准)。对于如木地板这类直接用于室内的板材,国标规定,用干燥器法测得的甲醛含量必须小于等于1.5毫克/升。

“毒地板”事件曝光初期,安信公司副总裁回晓炜曾表示,佛山使用的地板出厂时做过检测,甲醛含量仅为0.338毫克/升,远低于国标。

但是,其后广东省建材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,甲醛含量1.9毫克/升,是此前回晓炜所称“出厂检测”的近6倍。

面对前后检测差别过大的情况,安信公司董事长卢伟光解释为,“虽是同一批货,但是不同时间内制造出来的,调机器的时候前后有变化,而且甲醛有很大的不稳定性,从而导致了目前的结果。”

但前述国家质检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检测前后结果相差极大,且后者比前者多的情况不大可能出现。因为甲醛的排放曲线是缓慢下降的,理应随着时间的推移排放越来越少。除非遇到非常热的极端的天气,使甲醛释放加快。

安信也曾在2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安信在生产时,会先生产小样,对小样进行检测,小样达标后再行批量生产。

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在地板行业,无论是送检的频次还是送检的样品均由厂家自行掌控。由此也导致检测报告与产品质量脱节的情况较为普遍。对此,国家质检中心也概莫能助。

而据《产品质量法》规定,县级以上地方产品监督部门在本行政区域内可以组织监督抽查。只是“抽取样品的数量不得超过检验的合理需要,并不得向被检查人收取检验费用”。

由此可见,有抽检监督权的是县级以上质量监督管理局,并可以委托质检中心做检测。

但前述国家质检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一般而言是由厂家提出“委托抽检”,质检中心才会派人入厂取样、检测,“要是没有什么监督任务,我们去监督人家还不干呢。”

法律规定与执行之间的差异,导致尽管国家对木制品的甲醛释放量有所规定,却疏于监督。而《产品质量法》规定的质监部门拥有的责令整改、停业整顿、甚至吊销营业执照的权力又很少行使。

监管者的缺位,最终造成了地板生产厂一方面是产品的生产者,另一方面又是质量的主要监督者的局面。

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一般来说,如果地板厂将产品送检,多半是源于客户要求厂家提供检测报告,“如果客户不要求,我们不会单独对某个批次的产品进行检测。”一位地板销售者表示。

有时采购商也会做检测。作为板材大量采购者万科即表示,每接收一批货都会对其进行检测。而佛山这批“毒地板”恰恰未经过抽检。

至于此前安信公布的(佛山地板)甲醛含量0.338毫克/升的达标检测,安信合约管理部总经理胡娅称是企业自己检测的,“但也有第三方检验,且是合格的”。

然而,截至记者发稿,安信未能提供地板出厂时具体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名称和相关报告。且表示,佛山问题地板如果送回来,“我们会对佛山项目的地板做检测,(此检测)属于我们的内部管理的需要,所以关于检测的结果不再对外公布。”并告知,“3月15日,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、上海质量技术监督局、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联合举办的《3·15特别关注》节目中,上海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、上海质检12365质量热线副主任明确表示安信地板产品甲醛合格,请消费者放心使用。”

既然各管理部门以及消费者保护权益组织,已为安信产品的安全可靠背书,其作为有力佐证且与公众生命安全息息相关的检测报告,为何被认定为用于内部管理需要,不能公开呢?

本刊实习记者傅明、实习生张欣对此文亦有贡献

【作者:《财经》记者 凌馨 许竞 】

[责任编辑:ydb] 关键词:万科 郁亮 第三方监管 安信 杜地板 缺位 暴露 
www.joyhouse.com.cn居悦网——高端专业家居门户

网友评论

社会&猎奇
    娱乐&搞笑
      娱乐&搞笑

        联系方式